豆沙包和瘦肉粥。
在不甜的时候才会自称糖。
=========
1228181。承蒙大家厚爱。

有长评的我和有长评的兜兜一起开心得灰!起!来!
蛇蛇攒了这么个蓄力值满的大招,甜爆炸!不过回过头来才发现我列的时间线在思思的故事里只用到了一半还有限……一定是小方老板太跳脱的错啦嗯嗯嗯嗯(。)
『处理嗅觉的杏仁体和储存记忆的海马区就在一起,既然记得风车茉莉的香气,怎么会想不起来那一刻心里的温柔呢?』
被蛇蛇这句话撩到心里满满的罪恶感,一想到接下来还是【暂时消音】的情节我就……不忍心更下去(?)
一边嚼着大白兔也可以一边滋儿哇!甜甜的后续和甜甜的冬天冰淇淋一起在脑子里生根发芽!
你们不能就这样形成戚风食用联盟——?打滚哭闹QAQ

警苏蟒蛇:

@戚风糖糖 大兜大到我要给这一更写长评了( ̄...

Waldosia(1.6)~(2.1)

Waldosia

Case 1|王蛇的眷恋 (1.1)/(1.2)/(1.3)/(1.4)/(1.5)/(1.6)END

/邱 非×乔一帆

/林敬言×方锐

/唐 昊

/后续多人出场


  方锐一边强调晚上十点以后上门服务的收费要加倍,一边变魔术似的从盒子里抖出无穷无尽的小蛋糕来。他对着林敬言满目疮痍的家徒四壁大摇其头,继续念叨着就会助人为乐麻烦我善后之类的话,麻利捋起袖子开始干活。乔一帆则跑前跑后,安顿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看光并且洗掉了黏液的唐昊,看方锐这里不用他帮忙,又去瞧委委屈屈缩成一团不敢去蹭林敬言的思思。

  思思这会儿已经缩小成普通宠物蛇的尺寸...

Waldosia(1.5)

Waldosia

Case 1|王蛇的眷恋 (1.1)/(1.2)/(1.3)/(1.4)/(1.5)/(1.6)END

/邱 非×乔一帆

/林敬言

/唐昊?

/后续多人出场


  邱非帮着林敬言收拾碗筷,乔一帆忧心忡忡守在客厅里看一蛇一鸟继续追窜打闹。他不敢在林敬言面前轻易施展身手,更不知道只在死物上试过的青蚨术会不会伤到思思。但林敬言说得对,王蛇令人眩晕的环形花纹底下,凝神细看可以分辨出一些不自然的凸起,随着思思身体的起伏隐隐现现。

  他还有一多半思绪留在脑中线索的拼图上,犹豫了两秒钟,乔一帆在厨房的水声和交谈声中悄无声息地一拧身钻进了卧室。这间屋格局也和唐昊...

关于《日月春秋》的长评

我!收!到!长!评!了!

;w;每次总是不厌其烦埋进文里大量的琐碎小节,就是为了能被妹子这样细心地一一指出的时候感受到一点点小的成就感……非常非常感谢你喜欢这个故事!对于日月春秋和我而言,遇到你都是非常幸运的事!

会继续努力的!

七寂:

 @戚风糖糖 


早就答应给太太的长评拖到现在我也是没救了orz。


想说的东西,可说的东西都有很多,需要慢慢理一理,找个头绪来开个头。


老实说,第一次看到《日月春秋》已经是大概两年前的事情了,差不多是15年或者是16年的事情···...

Waldosia(1.4)

Waldosia

Case 1|王蛇的眷恋 (1.1)/(1.2)/(1.3)/(1.4)/(1.5)/(1.6)END

/邱 非×乔一帆

/林敬言

/后续多人出场


  乔一帆拖着疲惫的步子,走进便利店去买一碗热的关东煮。

  店员打着哈欠,喊三声才应一个哼哼,他也不恼,耐心等着自己喜欢吃的不喜欢吃的被打包进塑料碗里。这一天排得满满当当,却又基本是无用功,累的感觉由身至心。早上从方锐的蛋糕铺出来,在邱非的半句问话里落荒而逃,乔一帆顶着寒风跑了三个地方,唐昊所在的反偷猎组织分部那间落灰的办公室,唐昊失踪当天去过的快餐店(由客厅桌上扔着的收据好心指证),还有唐昊常去的网...

Waldosia(1.3)

Waldosia

Case 1|王蛇的眷恋 (1.1)/(1.2)/(1.3)/(1.4)/(1.5)/(1.6)END

/邱 非×乔一帆

/方 锐

/后续多人出场


  腊月二十七,N市唉声叹气地愁云密布,空气里带着咸涩味道。邱非被梦里踟蹰套着绝望的黑暗压得呼吸都不匀,好不容易醒来,乔一帆已经出门了。

  他躺在沙发上,手臂横过来压住眼睛,几粒彩色光点淡漠地跳动起来。邱非不需要确认,乔一帆在或不在的空间给人的感觉是不同的,现在这间房子又恢复了冰冷中透着几分死气的样子,居高临下俯视着他。

  它不是他们两个谁的房子,陌生敌意就摆在明面上,也没有什么乔一帆喜欢的可爱动...

Waldosia(1.2)

Waldosia

Case 1|王蛇的眷恋 (1.1)/(1.2)/(1.3)/(1.4)/(1.5)/(1.6)END

/邱 非×乔一帆

/林敬言

/后续多人出场


  唐柔是兴欣事务所的员工中比较特殊的一位,她天生灵感力出类拔萃,本人却对神鬼一类事嗤之以鼻,坚信一切志怪现象都能被科学原理圆释。即便是叶修,往往也对她的执着无可奈何。

  电话的背景音一片忙乱,唐柔的声音愈被反衬得坚定不移。她先是道歉,说发过消息才知道自家哥哥失踪前还没有回到B市,而是去了N市,年节当下不好再麻烦乔一帆跋涉一趟云云。

  “没关系的柔姐,”乔一帆侧着头贴近线控轻声安抚她一点点透出的焦...

Waldosia(1.1)

Waldosia

Case 1|王蛇的眷恋 (1.1)/(1.2)/(1.3)/(1.4)/(1.5)/(1.6)END

/邱 非×乔一帆

/叶 修×王杰希 

/后续多人出场


  你会经历这样的状况,在人群中不断找寻一个身影。

  明知道他不可能出现,但大脑还是不自觉地想要确认他是否还在你的生命中。

  而潜意识要在整理了对他的感情后,才能开始新的一天。*


1 王蛇的眷恋

  乔一帆拖着箱子正要出门,他的行李箱鼓鼓的,轮子边缘像蛇肚皮贴地蜿蜒出一道浅浅的白痕。


  “小乔,帮个忙?”

  乔一帆答应着,...

【邱乔】Desirepath(四)END

邱 非×乔一帆


(一) (二) (三) (四) END

如果你问了别人一个问题,然后他们回答了一半,你等着,他们会说完的。只要等着,保持眼神接触,最终,他们会开口讲完的。*


在寻找昨天中,试图复活我们的浪漫。

在我自己腐朽的身体上,我航行穿过城市。

在红灯路标旁点燃香烟,喝杯鸡尾酒。

把不堪的日子和城市倒进我的头骨。

“对不起,我只是很【哔——】紧张。”**


“早上好——怎么了?”乔一帆忍住一个哈欠,努力按住横七竖八的发尾。邱非的气泡小人爬到他头顶坐好,它被来自本体的紧张情绪影响得浑身难受,一个没注意跟...

【邱乔】Desirepath(三)

邱 非×乔一帆


(一) (二) (三) (四) END

——如果你看到某人时,很开心,溢于言表的开心,那么他们以后看到你也会非常开心的。也许第一次不是这样,但第二次一定是。*


乔一帆看着邱非面前一堆软乎乎不成形的泡泡,忍不住伸手戳了戳,想象自己在戳气鼓鼓的邱非的脸颊……哇,只是把这几个词跟邱非的名字排在一起,就有一种强烈的世界末日要来了的感觉。他认识的邱非从不会被这么一点小挫折击败,肯定正在蹙着眉反思刚刚的魔力运转回路,预备再试一次。其实这个小咒语说不上多难,可能只是跟邱非习惯的思维有所不同——


“...

 

© 戚风糖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