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糖=傻糖
戚风食用联盟。2017年9月20日成立。
目前成员4。
=========
1268364。承蒙大家厚爱。

叶王

点文1/10。第一篇,“什么都好的叶王”,送给 @松风山月无长策 姑娘,谢谢你喜欢春木这个不成材的系列。标题简单粗暴抱歉……最近甜力不太够。

很久没提醒过了,但是这篇前面一定要标明OOC防雷注意。写得是谁和谁我都不认识了,蛇蛇说简直像迪斯尼的经典王子公主约会场景/_\

下面正文↓↓↓↓↓↓↓↓↓


  ——鹿步幽幽,得窥叶王。

 

  叶修左手拿了个粉格子纸袋,塞到王杰希鼻子底下:“给。”

  王杰希正盯着长椅另一端的男人和他的狗看,眼皮动都没动,伸手接了过来。叶修在他身边坐下,留出一段让彼此感觉舒适的空间,咬了一口热腾腾的蘑菇鸡肉派。

  食物的香气在寒冷中飘散开来。

  “夏天也这么冷?”王杰希自言自语,跟着叶修的动作举起纸袋,贴到嘴边才发现是柔软的毛绒触感。

  一只比手掌略长的毛绒灰兔从那个世界第一的派店的纸袋里探出头来跟魔术师对视。叶修闷闷地笑起来,一面还正经地回答他:“是啊,海拔高纬度也高来着。”

  “你还知道纬度。”王杰希看了他一眼,很是无语。因为一点小恶作剧得手就笑得像个孩子,说出去谁信这是成就了无数荣耀传说的第一人。

  “小儿科。兴欣可是高材生战队。”叶修摇摇手指,递过自己咬了个月牙缺口的派,“来,尝一口。”

  王杰希便真就着他的手咬了一口。视线一侧那只雪球般的萨摩闻到了烹饪得恰到好处的肉与甜辣酱的味道,急切地吠叫了两声。

  牵着萨摩的男人看了看他们,做了个抱歉的手势,伸手安抚他的狗,讲一口复杂的异国话,语气温柔得像与幼童耐心交流。

  “味道不错,就是肉像是有点不新鲜了,辣味太重。”王杰希评价道,眼神又跟着湖上掠过的一对白天鹅飘了过去。

  “少爷别那么挑剔,”叶修单手放在胸前行了个礼,自己又从王杰希刚刚咬过的地方继续啃了下去,后半句话便显得有些口齿不清,“也就中午那些药草饼干让你满意了一回,大眼你口味能再奇怪点儿吗。”

  他们走在名为苏黎世伯格的森林小镇中,即便不跟那些来自世界各地的小朋友们争抢进入珍奇动物展馆的资格,同样能在纯自然的环境中看到许多惊喜。两人都是标准的城市小孩,即便再怎么见惯风浪,不形于色,面对夜莺成群落在赤红玫瑰上分声部唱诗的盛景,雨林捕鸟蛛在湿润的叶梗之间快速结出一张花纹复杂的网的动作,也难以掩饰自己新奇的反应。

  不过王杰希似乎特别钟爱白色的动物。

  叶修看看天色,拽了他白色风衣的袖子,两人离开小径,向一旁的密林里扎了进去。十六小节一重复的鸟鸣温柔婉转,随着风声从四面八方涌入耳膜,就像海妖蛊惑船员那样,引诱他们离开安全舒适的现代社会,一脚踏入野性为王的世界。

  “你还没说,今晚住在哪儿?”王杰希冷不丁冒出一句,将右肩的背包向上抬了抬。他们从苏黎世郊外的邀请赛选手下榻酒店坐短途车到了这里,计划停留一夜。

  “我订的房间啊,你别总是怀疑好不好。”叶修自然而然抓了他的手,两枚一模一样的银质戒指闪烁着最高荣耀,碰在一起发出轻巧脆响。他们仗着身在他乡,不必再顾忌旁人目光想法,并肩而行,交颈而欢,享受难得的假期。

  狂胜之后,当有所飨。

  厚实的青苔落叶绒毯一般,踩上去软绵绵,像进了童话王国。光线折射在王杰希耳边,连洁白耳轮上的细小血管都映得一清二楚,皮肤恍若透明。他眯起眼睛看掠过自己鬓边的青蓝蝴蝶,没留意一只松鼠抱着榛子哒哒哒跑过头顶,又停下步子,甩着蓬松的大尾巴打量这两个闯入自家庭院的异乡人。

  “你十次有九次不靠谱,连手机都没一个,让人怎么相信。”应答声轻得惊不醒绚丽梦境,王杰希突然感到与叶修交握着的那只手传来一阵湿润触觉,仿佛被什么……

  两人同时回头,看到一只漫步的小鹿,黑眼睛忽闪忽闪,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还没组织好该说些什么,它又垂下头去,好奇地继续舔了两下他们仍旧缠绵在一处的手指。

  “……要怪你买的派味道太好。”王杰希低声说,抓着叶修的手向上抬了抬。小鹿仍旧眷恋依赖地舔着他们的指尖,短短的浅色绒毛看上去整洁漂亮。

  “怎么不说怪你自己味道太好?”叶修保持姿势不动,极快地凑过脸去亲了王杰希的面颊一下。

  直到夕阳西下,王杰希的小单反里装满了天鹅群披着金红霞光各种姿态的照片之后,他才再次接了叶修的话。

  “休息一会儿?”森林里禁烟,叶修偷偷摸摸点上的第一根被大叶子里倾倒的露水不偏不倚浇灭,第二根被王杰希不由分说徒手掐掉。在一起这么些年,他所宣称过的所有魔法天赋中,就只有这一项得到过确凿的印证。此时缺了烟草的补魔,叶修惫懒地靠着棵看上去安全的大树,卡片机挂在一旁的枝桠危险地摇晃着,如此提议道。

  “好。”王杰希已经走出几步,闻声又返回来,抬手去摸叶修的额头,冰凉指尖一直按到右太阳穴,轻柔逡巡,语气戏谑,“你确定我们走的方向是正确的?这都大半天了……”

  “哎呀信我一次行不行?”叶修握了他手腕,想了想又松开,改用取烟的姿势夹起王杰希的食指,贴到嘴边吻了吻,“天黑之前,还有最后一个推荐的观测点,然后就到了,我保证……”

  咔嚓。

  咔嚓咔嚓咔嚓。

  快门连着响了四声。

  “这回又是什么?”叶修悻悻止了顺势亲昵的念头,不情不愿转过头去,正撞上一只小猴的视线,大眼瞪小眼。

  小猴的爪子还按在他卡片机的快门键上,无辜地皱了皱鼻子,然后嗷地叫了一声,头也不回地飞爬上树,消失在茂密的树冠里。簌簌飞落的细小叶片夹杂着泥土和不知来历的水滴,倾落而下,全掉到两个人头上。

  叶修没顾上查看自己的机器,伸手掸掉王杰希发中肩头的落叶,过了两秒钟,终于还是被逗笑了:

  “这森林里还真尽是些成了精的家伙。”

  王杰希伸手拿了他被晾在一边的卡片机,按着操作键,盯了半晌屏幕,才接道:“可不真是成了精了。”

  他把相机横过来,放在叶修鼻子底下。窄小屏幕上显示出的正是刚刚那只红毛小猴拍下的,叶修亲吻王杰希食指指尖的一刹那。镜头倾斜,两人身后飞过一只不知名的鸟,色彩斑斓,姿态华贵,展开的流线型羽翼披了满身夕光。

  “简直能上国家地理。”王杰希转过视线,拿掉叶修头顶一片发黄的卵形叶子,神情认真地开着玩笑,“早知道刚刚应该让那猴子给签个名……”

  “那可不行。”叶修把卡片机挂回脖子上,似笑非笑地说着认真的话,“这照片算我的,我要私藏。”

 

  ——夜幕晏晏,得识叶王。

 

  叶修说订好了的房间,原来是一座湖畔小木屋,只有五十平方左右,狭小却温暖,各式家什一应俱全。王杰希又把两人的背包向墙角踢了踢,壁炉里燃起的火催生温度,驱散房间里潮气与灰尘混杂在一起的不适感。那边叶修拍松了一个抱枕,抛过来,他便从善如流接过抱在怀里,坐在壁炉前的摇椅上,火焰在不对称的双眼中映出光点,往复跳跃。

  “往上看。”叶修的声音自黑暗中飘过来,好像他已经躺在了那张窄小的双人床上,“那有个窗子。攻略上说,有的时候他们在这里做,会发现附近的动物扒在那上面围观。”

  “思想下流。”王杰希面不改色,跟着向上望去。倾斜的屋顶确实开了扇不小的窗,寒气似凝为实体,一丝一丝向下渗透。他们住下的地方背靠着终年积雪不化的无名山峰,湖中浮冰沉潜,想也知道温度在摄氏上下徘徊不去。过了一会儿,眼睛适应了火光以外的昏暗环境,王杰希这才看清窗外分明的繁星闪烁,倒吊的银河熊熊燃烧,紫红幽蓝璀璨融到一处,说不出的美丽震撼。

  “城市里可看不到这么多星星。”叶修像是知道他发现了什么,时机拿捏得刚好,淡淡开口。那缕他已经习惯到仿佛融入自己骨血的烟味亦真亦幻。“看了描述,我就觉得你会喜欢这里。”

  “是。”目光透过那块巨大玻璃,王杰希努力辨别着方向与星名。他知道自己在明处,正被暗中的人窥伺着。但凡那人若不是叶修,换了任何其他的存在,都不能让他如此从容舒适,放松身体摊开手脚,搁下所有重担与处刑架,真正休息一时半刻。

  “看够了就吱一声。”淡淡的命令句。叶修在床上很是惬意地翻了个身,把自己埋进租户提前烘干晒好的被子里,浸了一鼻子阳光与咸水湖的味道,“天上有南美吸血蝙蝠,湖里有湖怪,小心魂儿被它们勾跑了,去救很麻烦的。”

  王杰希没再接他的话,仰靠在躺椅上看着星星。整个世界渐渐安静下来,他能分辨出木柴燃烧的哔哔剥剥声、窗外有规律的湖水拍岸声、叶修轻若不闻的呼吸声,以及即便隔着短短距离,仍旧逐渐与他同调的,自己的呼吸声。他想起傍晚时分他们在最后一个观测点看到的群居吸血蝙蝠,一阵黑色粒子旋风,像纪录片与科幻电影里那样,席卷过一头高大的瞪羚。

  上一秒叶修还在自己耳边絮絮抱怨没有见到原生态的树袋熊,可瞬间过后,眼前那强大美丽的生物就干瘪下去,被抽空全身的血液,死状惨烈。

  然后叶修果然像王杰希认知中的那些偶像连续剧中的主角一样,伸手捂住了他的眼睛。“这是即兴戏码。”他这样说,揶揄跟讥讽一样是与生俱来的本能,但下一刻又补上了句,声音不自在地降低,“……我没打算让你看这些,……歉。”

  而自己是怎么回答的来着?“食物链的多变性,我理解了。”

  他伸出手,想抓住那些近在咫尺的星星。

  然后那些星星,就真的朝着王杰希的方向,慢慢飘落下来。

  叶修翻身下床,赤着脚一步一步朝王杰希的方向走去。他动作像是预演过上万次的优雅,脸上不知何时罩了午饭时在小市集随手买的木头鸟面具,只露出鼻尖、嘴唇和苍白下颌。哭泣的女王两道泪痕蜿蜒而下,额头有巫术的刺青,与叶修自己上挑的唇角无比和睦。他走到摇椅旁边,蹲坐下去,头靠在抱着柔软印花布的扶手上:“大眼。”

  “哎。”王杰希看着那些星星的慢动作下跌,手臂收回来,搭在叶修的手背上。

  “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刚认识那一年,你总说自己是霍格沃茨辍学回来的。”说到这事就想笑,叶修没忍住,等了等才继续,反握住王杰希的手,面具后面的眼睛深邃不可预知,“我也有个练了很长时间的魔法咒语,给你看。”

  白色的星星随着他这句话的结束,纷纷洒在二人身上,又在碰撞的前一瞬间飘浮起来,绕着半躺的王杰希旋转呓语,再慢慢飞升回那扇倾斜的天窗。所有这些光点都是莹白色硬糖一样的萤火虫,沿着神秘的魔法轨迹飞上飞下。

  “给你看。”叶修重复了一遍,抬起另一只手。他的手背上落了一颗朦胧的星,萤火虫收起翅膀安然休憩,亮度却丝毫未减。随着他指挥家一般的手势,照亮王杰希从茫然到有所思的眉眼。眉梢放松地垂下去,眼睛则弯了起来,闪烁光点与壁火照耀的又是不同,更温柔,更淡漠,也更……能看清那个映在他眼中的人。

  “这不是魔法。”王杰希的笑意对着与他距离最近的人,以及他带来的繁星满室,“这是作弊,叶修。”

  “这当然是魔法。”叶修说,点了点他的额头,这一次落下去的吻,终于未再收到恋人别扭的抗拒。他在漫漫星尘的环绕中继续说,“爱情当然是魔法。否则,魔术师狡猾阴险,有时候又傻得叫人无语,怎么可能捉得到呢?”

  窗外传来很大的动静,似乎半个湖里的水都被掀上了岸,紧接着就是湿漉漉的拍击敲打声,和着风声意外地并不显得可怕。

  “大概是湖怪出来了。”叶修抬起手,那只流连不去的小萤火虫也飞离了他的手背,绕着两人的头部盘旋,似乎仍在眷恋着什么,“你有兴趣的话,一会儿去看看?”

  真有湖怪这种东西?不过是涨潮加上咸水湖里体积特别巨大的什么鱼类吧。就跟叶修提前用萤火虫喜欢的酶布置了这间小屋一样,都可以用科学解释得通。王杰希理智地想着,却发现自己无法拒绝此刻心中的跃跃欲试。于是他在下一个吻的间隙里喘了口气:“好啊。”


END

评论(25)
热度(182)
 

© 戚风砂糖 | Powered by LOFTER